滚动新闻:
首页 >> 知识产权

产妇不幸遭遇医疗事故一个不幸中的万幸

来源: 时间:2018-08-26 21:39:49

产妇不幸遭遇医疗事故 一个不幸中的万幸

医疗事故频道报道,昨日,我们来到张国红的家里探访最新消息,看着张国红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妻子熊妮,一起出来晒太阳。虽然明知妻子不会回答,但张国红还是不时笑着在她耳边低喃。

丈夫安慰妻子5年前,这对夫妇经历了从幸福滑向绝望的一次变故。2007年12月14日,待产的熊妮因手术麻醉原因呼吸骤停,保住性命后成植物人。虽剖腹产下一子,但25天后即告夭折。

2009年4月,张国红将当事的新洲区妇幼保健院告上法院索赔。此案历时两年多、3次开庭,数十次调解,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新洲区妇幼保健院对熊妮赔偿241万元。

据了解,这是目前武汉因医疗事故造成植物人的最高赔偿金额。

目前,曾深度昏迷的熊妮在丈夫深情呼唤下,已有稍许知觉,偶尔会笑会哭,但仍不能言语,生活无法自理。张国红坚定地告诉,他会用信念支撑爱妻顽强生活下去。

产妇成植物人,儿子不幸夭折

2006年初,27岁的新洲小伙张国红与22岁的江夏女孩熊妮相识。两人一见倾心,恋爱半年后结婚。婚后不久,熊妮怀孕了,张国红憧憬着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他甚至给未出生的孩子取好了名字。

然而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幸福并没有持续多久,2007年12月14日上午10时许,熊妮入住新洲区妇幼保健院待产。因胎儿脐带绕颈一周,医生决定实施剖腹产。下午2时30分,熊妮进入手术室,半小时后进行麻醉,不久熊妮即出现胸闷、面色苍白等症状。后呼吸骤停,神志不清,呈深昏迷状况。虽经抢救脱离了危险,但还是11根肋骨骨折,情况不容乐观。

当晚7时许,熊妮被送入同济医院抢救,虽保住性命,但因严重缺血缺氧性脑病已成植物人。次日,熊妮在同济医院剖腹产下一子。

新生儿自出生便因缺氧窒息呈病危状况,2008年1月9日,男婴因多器官受损,出生25天即夭折。

困难重重的维权路,终获241万赔偿

眼看即将到来的三口之家惨遭变故,张国红要为妻儿的不幸遭遇讨个公道。2009年4月,他委托湖北诚明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林兵,将新洲区妇幼保健院告上法庭,索赔370余万元。

在法庭质证期间,吴林兵发现病历有涂改、添加的嫌疑,且记录熊妮抢救过程中的麻醉记录单原件被抽走,里面只有一张复写件。此后,吴林兵先后3次向法庭提出,对涉诉病历进行司法鉴定。可新洲区妇幼保健院迟迟没拿出原件,司法鉴定委托被退回。

几经周折,2011年4月,协和法医司法鉴定室鉴定熊妮为一级残疾。

经新洲区法院法官3次开庭,数十次调解。2011年8月27日,张国红与新洲区妇幼保健院达成调解协议:由新洲区妇幼保健院赔偿熊妮各项费用共计199。9万余元,赔偿熊妮、张国红丧子的损失41。5万余元,两项合计赔偿241万余元(扣减新洲区妇幼保健院垫付的80万余元医疗费,实际赔付161万余元)。赔款在当年9月30日前付清。

丈夫深情守护,不离不弃

昨日上午,赶赴新洲。张国红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熊妮来到庭院中,他从后面拦腰抱住熊妮,搀扶着妻子锻炼走路。熊妮流着口水,双拳紧握,蜷缩着身子,艰难挪步。

张国红贴着熊妮耳边絮语:“来,别怕,没事的……”张国红说,现在是妻子最好的状态了。

每天,张国红都会伏在床边,呼唤妻子的名字,讲两人曾经许下的心愿。此前熊妮曾在四川打工,一次张国红到四川探亲,在回乡的列车上,熊妮甜蜜地说,等生完孩子,两人就到峨眉山去玩。数年过去心愿未了,如今张国红会不停对妻子说:“等你病好了,我们还要上峨眉山呢……”

张国红告诉,赔款已全部到位。但因为妻子治疗和后期护理花销巨大,全家无经济收入,今后的生活仍会很困难。

“你听得到老公说的话吗?听到就点个头……”临别前,大声对熊妮说。稍后,面无表情的熊妮轻轻将头埋在棉袄里。“她听到我刚才说的话了……”张国红露出久违的笑容。

这段医疗事故纠纷终于告一段落了,至此,我希望以后像类似的事情不要再发生,因为害的不仅是一个人,而是他们的整个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