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尚权培训张建伟刑辩律师如何应对翻天印组图

来源: 时间:2019-01-30 22:53:52

尚权培训张建伟 刑辩律师如何应对“翻天印”(组图)

我们现在对付律师有两大翻天印,第一大翻天印,对于律师的意见一句话,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为什么没有?根本的就不展开做解释了。另外是对律师提出的证据,一句话,没有关联性,但是为什么没有关联性?从来不论证。

以李天一的案件为例,这一案件中有一个问题,在二审中律师提供了一些案件当中的视频资料,但法院都没有采纳。至于不采纳的原因审判长引用了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诉讼解释中的一条予以解释,可那一条其实并不是直接针对这个问题来作解答的,是一个很远的开阔性的内容和规定,什么样的证据不予采纳。

在李天一案中审判长实际上是很讲究对媒体的技巧策略,他先把公诉人绑上他的战车,他说在法庭审判时,公诉人提出来这些视频资料与本案没有直接关联性,合议庭认为公诉人意见是正确的,故不予采纳。你看,他先把公诉人作为人肉盾牌放在自己的前面。

各位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这个地方有两个方面是需要进行追问的。第一,我们注意到审判长法官偷换概念,关联性规则告诉我们,排除证据排除的是没有关联性的证据,证据的关联性各种各样关联,直接的关联、间接的关联、时间上的关联、空间的关联,很多很多的关联形式,按照关联的规则,只要是有关联性,就具备了可采性。可是我们的法官却告诉我们,为什么要排除,因为没有直接关联性,可是哪一条规则告诉我们没有直接的关联性就要排除呢?根本就不存在排除没有直接关联性,排除的只能是没有关联性,至于怎么关联、什么样的关联,直接也好、间接也好,都可以作为证据使用的。

公诉人和法庭认为什么叫直接的关联性呢?就是你这个录像不是那几个人在房间里面拍下来的录像,你只是进入到大堂,在电梯里面出了房间,在公共场所的录像,所以不具有直接的关联性,这根本就是偷换概念。

第二,我们的审判长法官根本就没有论证,你判断有没有关联性标准在哪里?你是什么标准?到底应该是什么标准呢?其实有两个标准,第一个标准是指向标准,如果这个材料指向本案的争点问题,这个材料指向的问题在本案当中具有实质性,这个证据材料就具有实质性。这是指向标准,这些材料视频资料是不是本案的争点问题了,本案最大的争点是这些年轻人是嫖娼还是强奸?这些视频资料显然是指向争点的,而且这些争点显然是实质性的。

第二个标准是功能标准,这些材料使那些争议的问题是否能够做到使他更有可能,或者更无可能呢?也就是说他用没有证明的价值,有没有证明性呢?当然是有的,既有实质性,又有证明性,两者相加,符合指向标准、功能标准,法院排除它根本没有依据。但是排除控方证据,往往就是这两句话,一是没有事实依据,另外一个,对你提出的证据就是一句话,没有关联性,法官的标准是什么,从来不作论证,这是我们司法当中非常大的问题,这些会导致辩护失效。

这就是对于律师所使用的翻天印,一个词叫做关联性。我刚才介绍谈关联性有两个标准,一个是指向标准,还有一个功能标准,就是所谓的有没有证明价值,是否会使争议的事实变得更有可能或者更无可能。

美国学者讲判断关联性,还有个方法,就是问三个问题,第一个,提出的证据是用来证明什么的?第二,这是本案的实质性问题吗?什么是实质问题,在刑事案件当中,取决于刑事实体法的规定,在民事案件中,取决于原告的具体主张。第三个问题地提出的证据对该问题有证明性吗?美国学者告诉我们,如果答案全部是肯定的,就具有关联性。

另外,李天一案件真的排除合理怀疑了吗?我对案件没有预设立场,我也没有追踪案件的实施情况,我始终有一个疑虑,我总感觉到现在司法的判决好像没有确立起这样的一个印象,说他真的已经排除了合理怀疑。我觉得这个案件起码辩方律师在媒体上塑造的合理怀疑并没有被法院的定罪环节所排除。

这个案件其实是个相当令人痛心的案件,我们也看到梦鸽(李天一的母亲)在这个案件当中承受的压力,但是她表面是非常平静的,出庭时的形象是非常庄严的。但是在这里面我并不表达对李天一这个事情的同情,我只是觉得这个案件是蛮令人痛心的,案件李天一的定罪,他确实是有罪的,只是从证据法的角度,这个案件看起来是让我的内心存在一定的疑虑。

既然知道了法官会如何运用“翻天印”,那么刑辩律师在做刑事辩护时就要采取一定的方法来避免这一“翻天印”,从而将无效辩护转为有效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