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移民留学

日本福岛核电站再泄漏日本人真是伤不起图

来源: 时间:2018-10-25 18:21:51

日本福岛核电站再泄漏 日本人真是伤不起(图)

日本福岛核电站再泄漏

日本福岛核电站再泄漏,这消息听的人一阵后怕。上次的福岛核电站泄漏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散开,这次福岛核电站再次泄漏,福岛人民真可谓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了。这福岛核电站是怎么了?第一次泄漏已经造成那么大的危害了,怎么就不能长点记性呢?这才隔了多久就再次泄漏了啊,日本人民真是伤不起啊伤不起。

据了解,日本福岛核电站再泄漏,当地时间的2013年10月9日,日本东京,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港湾里取样获得的分析数据显示,放射性铯的含量比前一天上升了13倍,1公升海水中的含量达到1200贝克勒尔。当地时间2013年10月9日,日本东京,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港湾里取样获得的分析数据显示,放射性铯的含量比前一天上升了13倍,1公升海水中的含量达到1200贝克勒尔。2号机组外辐射值创两年来新高。据悉,原来是福岛第一核电站工作人员因误操作导致约7吨污水泄漏。事发时,该设备附近有6名工作人员,他们遭污水喷淋,受到辐射污染。

核泄漏触及的国际法问题

日本福岛核电站再泄漏引人关注,要知道核泄漏的影响危害巨大,不仅仅对日本当地有影响,对周边地区甚至是国际范围内也会产生影响。因此也会产生相关的国际法问题。

日本政府对核泄漏的控制能力不仅为本国国民安危所倚,也深为周边国家与地区关切,并在国际上产生了难以估量的附带效应,因此有从国际法视角加以审视和思考的必要: 其一,核事故下“保护的”。“保护的”自2001年加拿大政府支持下的“干涉和国家主权国际委员会”提出以来,逐渐被许多国家及联合国所吸纳,成为形成中的国际法规则。“保护的”是指,各国负有保护本国公民的首要,在国家不愿意或不能够履行其时,国际社会可以也应该代为履行。

不过,目前对于“保护的”适用范围的共识仅限于种族灭绝、战争罪、种族清洗和反人类罪四种严重的国际罪行,对于公民遭受核辐射的情形难以援用。但是,核辐射下产生的人道灾难与前述四种严重国际罪行相比,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保护的”是否可以扩展适用至一国无法及时有效控制核事故的情形,值得结合国际事件与实践进一步思考。

其二,核辐射影响的无国界与核事故控制的“内政”属性。由于周边国家与地区暂未监测到核辐射污染,日本核泄漏事件属于国内管辖事项,其他国家可以向自己在日的公民发布撤侨令、协助撤离危险区,但对于核泄漏本身的控制措施,其他国家非经日本政府同意不得强行介入,否则便违反了不得干涉他国内政的国际法原则。即便是医疗援助,其他国家也需要征得日本政府同意后方可为之。

然而,随着福岛核电站的连番爆炸与核辐射影响的不断扩大,日本政府对于核泄漏一度有失控趋势,核辐射的跨界威胁并非杞人忧天,迫使周边国家与地区24小时密切监测,并敦促日方及时准确通报现场情况以及对形势发展的评估和预测。在可能或业已产生核辐射跨界威胁的情形下,核事故控制在多大程度上还能保留其“内政”属性,是又一个需要面对的问题。

其三,介入核事故控制与“危急情况”的援引。国家可以援引“危急情况”作为解除其不遵守国际法义务行为的不法性,如果这种行为是为保护该国基本利益而对抗某项严重迫切危险的唯一办法,并且该行为并不严重损害作为所负义务对象的一国或数国或整个国际社会的基本利益。

其四,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职权与。在核事故处理方面,IAEA可以提供有力的技术支持,并协调各成员国对事故国的援助。核安全事项虽属 IAEA职能范围,但未经事故国同意,IAEA同样无权在第一时间或其判断的重要时机介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