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捕鱼污染杀死长江女神江豚15年后可能灭绝

来源: 时间:2019-02-03 00:00:22

捕鱼污染杀死长江女神 江豚15年后可能灭绝

2007年6月2日,在位于武汉的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白鳍豚馆内,刚出生的小江豚和江豚妈妈形影不离。新华社发(王振武 摄)

2007年7月11日晚19:20,在中科院水生所白鱀豚馆里,江豚母亲因产后消化系统疾病病逝,科研人员伤心落泪。江豚母亲叫“晶晶”,它从湖北石首天鹅洲白鱀豚自然保护区引入白鱀豚馆饲养 8年了,它先后于2005年和2007年相继成功生产2头小江豚,创造了长江江豚在人工条件下自然繁殖的世界首例。长江的污染和过度开发,造成了长江江豚数量的骤降,也是造成长江江豚母子悲剧的原因。

2009年3月1日下午,黄石市一市民在长江沈家营码头下游200米处垂钓时发现一头已经死亡的江豚。死亡原因可能是被船只的螺旋桨打中受伤,也可能是被江上电鱼的不法份子电伤致死。邱孝威 摄

中广北京1月18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纵横》报道,江豚是目前长江内仅剩的大型哺乳动物,它有着上扬的嘴角,看起来似乎在向每一个看着它的人微笑,让人觉得十分温暖而舒适。可是,灿烂的微笑也没办法阻挡它们走向灭绝的步伐。

根据史料记载,当年清军与太平军血战长江之时,太平军常常伪装成江豚,半夜游进清军大营刺探情报,这个细节表明,当时长江里的江豚数量非常多。但是现在,长江江豚仅存1000多头,种群数量已经少于大熊猫,并正以每年6.8%的速度骤减。而在去年八月,江豚数量还有1200头。

近日,世界自然基金会、潇湘晨报、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等单位联合发起了“守望江豚”的考察活动,参与这次考察的《潇湘晨报》刘少龙说,目前江豚面临十分严峻的生存环境,濒临灭绝。

刘少龙:因为现在江豚处于一个濒危状态,它是极危的级别,只差灭绝了,全球总共只有1千多头,我们觉得有必要对它进行关注,我们中科院进行调查的时候发现江豚生存的环境确实还是比较恶劣的。

江豚到底面临怎样恶劣的生存环境?又是什么造成了江豚这一生存困境?刘少龙表示,其实很多时候对江豚的伤害都是无意中的,但是这些无意的行为却在客观上严重损害了江豚的生存环境。

刘少龙:它主要来自三方面的威胁,一个是水污染,第二个方面就是渔民的非法捕鱼,用电打鱼,用电捕鱼确实很容易伤害江豚,一个是本来把鱼都打掉了,江豚的食物就会很少,然后一个当地的渔民摆了一个迷魂阵,用弄个口子,江豚进去了,它就很难出去,它一受伤,就容易感染,容易感染就容易死亡,所以很多江豚都是因为这样,因为意外事件而死亡的,他们自己病死的很少,像渔民捕鱼或者电打鱼打伤了它,它可能过一段时间它没得吃了就死了,就是这么一个状况,很揪心的。

同时,中科院的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克雄补充道,除了人类活动的破坏,极端气候以及长江水位下降也将江豚一步一步逼到死角。目前,我们国内确实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对非法捕鱼等行为进行打击,但是事实证明,保护江豚的生存环境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

江豚的另一个困境就是,在人们的意识中,并没有把保护江豚作为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一提到长江,人们最先想到的就是中华鲟、白鱀豚,都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而江豚只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单从分级上来看,江豚就差了一截。但是这个级还是1988年定的,20多年都没有改变过,现在的长江江豚比大熊猫还要少,国家二级的身份显然是过时了,保护动物急需重新定级,给它们一个合理的身份。

当年白鱀豚的“功能性灭绝”既成事实,江豚是否也会步白鱀豚的后尘?“长江女神”江豚的微笑,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蒙娜丽莎,只能在博物馆的橱窗里远远欣赏?中科院的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克雄表示,由于无力阻止大环境的不断恶化,他们只能通过建立保护区的方式,来拯救江豚。

王克雄:总的来说,最重要的我想还是就是我们一直在提倡的,要建立江豚的迁地保护区,把江豚从自然水体里头迁到相对封闭的,人为管理起来相对容易的那些水体里头,这个在我们的湖北石首天鹅洲保护区,在那儿已经取得成功了,已经建立一个可以持续发展自然的江豚种群。再一个加大研究力度,尽快的让江豚在人工的环境下能够渐渐繁殖成规模。

但是,《潇湘晨报》刘少龙认为,专业机构的保护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要唤醒整个社会的环保意识,让社会、政府机构形成合力,共同保护江豚的生存环境。

刘少龙:如果说要保护它,我觉得最核心唤醒大众的环保意识,唤醒大家的参与意识,让这些社会大众,包括渔民也好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其实渔民捕鱼,并不是要捕江豚,但是他们在捕鱼的时候肯定就会伤及到江豚,如果能唤醒大众的意识估计可能这方面会好一些。第二个政府部门应该牵头起来,对整个江豚保护形成一定的规划。

白鱀豚和江豚都是哺乳动物,全世界还没有在一条河中存在两种淡水豚的记录,白鱀豚已经成为教科书上的插图,如果不加以保护,15年后,江豚也将成为博物馆中冷冰冰的标本,成为人类“改造”自然界的又一记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