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被授权主体约定不明确特许双方纠纷频发图

来源: 时间:2019-01-12 13:54:16

被授权主体约定不明确 特许双方纠纷频发(图)

案情简介:

原审法院查明:康某水业公司、康某净水公司是关联公司。王某的妻子魏星美是个体工商户上海市嘉定区徐行镇星美杂货店(以下简称星美杂货店)的经营者。2008年12月28日,康某水业公司和星美杂货店签订《浩泽活水站连锁专柜商/连锁加盟商终端营业经理经营协议书》,约定星美杂货店代理经销康某水业公司的“浩泽活水站”开户卡、水卡等产品,该合同盖有康某水业公司和星美杂货店的公章,星美杂货店的授权代表一栏有王某的签名。陈某原是康某水业公司的员工,担任客服经理一职,主要负责上海市嘉定区的业务。王某得知康某水业公司欲在上海市嘉定区发展一家区域总代理商的消息后,找到陈某,表示希望成为上海市嘉定区的总代理。此后,王某取得涉案《连锁经营协议书》。

该协议的双方为康某水业公司(甲方)与星美水站(乙方)。协议约定:甲方组建及运营的公司已形成一独特体系,以浩泽·康某商标字体及其它独特“市场营运模式”为运营特征,采用电化学、结构、电子、数字化软件及相关的工业制造技术,生产出独有专利的“直饮水机”产品;在本协议存续期间,甲方向乙方授予权利,乙方在甲方认可的地点代理康某水业公司专有的“浩泽·康某活水站”的开户卡、水卡等系列产品;甲方授权乙方为A级终端运营连锁加盟商,签约时乙方须向甲方缴付加盟金2万元,本费用不再退还;签约时,乙方须向甲方缴纳首次货款10万元,本费用根据价格表分批进行结算。该协议甲方一栏盖有康某水业公司合同专用章,甲方授权代表处有“刘梦”的签名;乙方一栏注明为星美水站,但未加盖公章,乙方授权代表处有“陈某”、“王某”的签名,并注明协议签订日期为2009年5月26日。

此后,王某取得了三张盖有康某净水公司财务专用章的收据。第一张收据载明:入账日期为2009年5月29日,交款单位为星美水站,收款方式为现金,金额为2万元,收款事由为加盟金。第二张收据载明:入账日期为2009年6月2日,交款单位为星美水站,收款方式为现金,金额为2万元,收款事由为水卡(可抵货款)。第三张收据载明:入账日期为2009年6月20日,交款单位为星美水站,收款方式为转账,金额为6万元,收款事由为水卡。上述三张收据经办栏有“刘”的签名。现王某以康某水业公司、康某净水公司未履行《连锁经营协议书》,交付的面值10万元的水卡是空卡为由提起诉讼。

刘梦原系康某水业公司员工,是陈某的上司。陈某于2009年6月4日从康某水业公司离职后去向不明。原审庭审中,王某确认,《连锁经营协议书》由陈某向其提供,协议书中乙方授权代表处“王某”的名字并非其本人亲笔签名,但其认可该协议的效力。王某表示,其以现金的方式分三次交付刘梦共计10万元,刘梦于2009年6月底交付他三张收据;其收到的面值10万元的空卡由康某水业公司邮寄给陈某,再由陈某通知其领取。刘梦出庭作证,称《连锁经营协议书》及收据上名字并非其本人的签名,其未收取王某10万元现金。

案例评析:

对此,知名特许经营律师崔师振分析陈:本案属于特许经营授权主体不明引起的法律纠纷。本案合同被特许人处有陈某和王某的签字。到底王某和陈某谁才是本案中的被特许人呢?最终法院依据现有证据,结合社会生活常理,从高度盖然性的标准出发,认定了王某是涉案协议中的乙方当事人(即被特许人)。

实践中还存在另一种更为普遍的被授权经营主体不明的情形,需要引起广大特许人的高度重视。在特许经营法律关系中,很突出的一个特点是往往会出现签约的被特许人和实际使用特许人的经营资源进行经营的主体不是同一个主体。在签订特许经营合同时,被特许人是以自然人的身份签订的。签订合同之后,往往再自己单独或与别人合伙组建公司,真正使用特许经营经营资源的是新组建的公司。

崔师振律师认为这实际上是被特许人转让特许经营权的行为。特许经营合同是知识产权含量极高的经济合同,特许人将此资源授予不特定人使用时,是有选择性的,如果法律不禁止被特许人随意转让,必将损害特许人的基本权利。因此,一般情况下,特许人应该和被特许人在合同中约定特许经营权转让或者以特许经营权作为合作的条件。没有约定的,被特许人在进行转让或合作前应当征得特许人同意,并重新达成三方协议,否则应视为违约或侵权。